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武侠古典  »  戏凤凰——1
戏凤凰——1
 凰戏凤 龙凤,则龙为雄凤为雌 凤凰,则凤为雄凰为雌 凰戏凤之意即明矣! 第一章遥远的寂寞芳心 一双纤纤玉手,按在嫩白丰盈的乳房上,青葱般的玉指不时揉捻着粉红色的乳头,一阵阵的舒吟声自口中溢出:“啊!~啊!~” 揉稔着乳头的手指加快速度,呻吟声也随之加快,就在一阵等待已久的颤搐来临时,耳边响起了惊天破地的铃声。 “该死的,半夜三更还扰人‘春’梦!” 不理会它,响响就会停了,玉指继续搓捻着乳头,期盼再找回那兴奋的感觉,但似乎已经徒劳无功了,此刻乳头已经不想再有任何刺激了,双手颓丧的摊在床上,而电话铃声已经响了又停,停了又响,算了,看看是谁吧!打电话也不看看时间,但是这么有耐心的持续拨打,不是算准她一定在家,就是有什么急事。 “hello!”凡心心不甘情不愿的接起电话。 “夫人。”电话的那一端,传来陌生已久的称呼,这是老管家雷忠的声音。 凡心立刻精神抖擞,因为她知道如果不是发生了惊天动地的事,雷忠是不会打电话给她的,“什么事?” “雷霆万钧破产了。”电话里传来雷忠哽咽的声音。 “什么?”凡心几乎握不住手里的话筒。 “夫人,少爷请您回来处理。” “好。”凡心挂了电话。 “破产?”不知道是不是该痛哭一场,离开两年,本想好好的把博士班念完,眼看就要毕业了,竟然发生这种事,凡心真的是欲哭无泪啊! 匆匆搭上飞机,凡心等着看看这些人是怎么经营的。 一身轻装,白t恤,牛仔裤,一个背包,凡心踏出了机场大门,夫人要回来是何等的大事,当然早有人守在机场,但是谁又料想得到这位夫人行事如此低调,其实是凡心刻意避开那些人,不过另一半的因素是凡心的个性使然。 凡心招了辆计程车,直接杀到总公司。 一进楼下的大厅,看到公告栏上招募人员看板,“不是要破产了吗?还招什么人?”看来是个阴谋了,可恶的是雷忠竟然和他们联合起来诓骗她,“总经理秘书?”有意思! 凡心低头看看自己的穿着,想去面试这个工作,这样是不行的,走出雷霆大楼,凡心进入隔壁的服装精品店,店员投射过来一种鄙视的眼神,瞧不起她,认为她消费不起?那她就大错特错了。 沈凡心,雷霆万钧名义上的负责人,不过用的不是这个名子,沈钧是她公开的名字,沈凡心是她回复普通女孩身份时用的名字。 光是负责人这个头衔,就知道她的消费能力是不容质疑的。 要是平常按她的个性,一定掉头就走,不过现在情况紧急,刚才一进这家店她就已经相中一件穿在模特儿身上的套装,“我要这件。”凡心连价牌看都没看就要了这件衣服。 “这套衣服很贵的。”女店员还是一付她买不起的态度。 “顺便替我配双鞋。”凡心没搭理她,继续吩咐道。 “要不要再配个皮包啊!”店员索性自个说下去。 凡心微微一笑,她不想动气,也没必要,从背包里掏出一张白金卡,“结帐。” 店员看到大来卡似乎有些动摇了,态度一百八十度转变,立刻取下凡心指定的套装,配了双合凡心的脚的皮鞋及皮包,这是店员的专业素养,果然凡心一换上新的衣服,整个人脱胎换骨,鞋子也刚好合脚,衣服更像是替她订做似的,刚好合身。 “这套衣服真像是为您订做似的。”女店员现在巴结她不知道会不会太晚了。 凡心照照镜子,似乎很满意。 “总共是八万六千元,算您八万就好了。”说着把签单拿给凡心签名。 凡心签完名后,店员将签单、发票交给凡心。 “你脖子上这条项链多少钱?”凡心看见女店员胸前的项链,似乎挺喜欢的。 “这是朋友送的。”店员笑笑说。 “多少钱卖给我?” “这是我的私人物品,不卖的。”女店员笑的尴尬。 凡心仔细的看了看她胸前的项链,应该是真钻,项坠的主钻加上旁边的碎钻加起来应该超过一克拉了,“十万块,我买了。”凡心露出了势在必得的笑容。 “我说了这是私人物品,不卖的。”女店员显然已经被凡心激怒了。 “帮我把旧的衣服装起来。”凡心似乎不要她的项链了,店员收起怒火将凡心的t恤和牛仔裤和球鞋装拾好。 “不是穿着随便的人,就买不起你店里的衣服,不用这样狗眼看人低。”凡心从她手里接过袋子,走前还训了她几句,想必此刻那店员一定是恨的牙痒痒的。 凡心把装旧衣服的袋子和背包寄放在百货公司的寄物柜里,穿着全新的套装和鞋子,到化妆间将头发稍事整理一下,化了个淡妆,到雷霆万钧应试了。 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※淫心闲话 这是淫心的第一篇情色小说,也算是代表作,因为一直有修改的打算故而没有随同其他作品一并发表,我想大家一定期待很久了吧! 不过也不知道何时才会修改完成,所以还是让大家看看淫心首次出手的作品吧! 写的不好请多多包函。 如果日後有修改的版本再请各位光临寒舍一览了。 第二章昂贵的秘书小姐 凡心杰出的表现在几百个应试者中脱颖而出,最后的一关面试主考官当然就是总经理了。 凡心敲敲门,“请进。”一个略为低沉的男声道,凡心开了门步了进去。 想不到总经理这么年轻,她没见过这个人,其实她来面试只是想来看看他们葫芦里到底卖什么药,以为见到人应该是她熟识的雷万钧,没想到却是眼前这个陌生男子,年轻有为的总经理,也的确是挺英俊的,更有一份似曾相识的感觉。 “请坐。”男子礼貌的开口,接着考了凡心几个机智问答,凡心的答案都让他相当满意,看来这个工作她是可以得到了。 “沈小姐,什么时候开始上班?” “随时都可以。” “哦!” 这时电话铃声突然想起,似乎是一个紧急电话,“不见了?一群饭桶。”他气呼呼的挂了电话,他发觉到凡心用异样的眼光看着他。 “手下办砸了一件事,没什么,你别介意。”他的眼神很温柔,和刚才在电话中的愤怒很难联想在一起,凡心点点头。“明天早上找何小姐报到吧!” “这么说我被录取了?”凡心还真的装出一付兴奋的模样。 “你可以回去了。”凯文笑了笑,老实说他的笑容还真迷人。 凡心向他行个礼后踏出了总经理办公室。 “莉娜,怎么好像不开心的样子?”凯文,也就是雷霆万钧的总经理。 “今天真是倒楣,遇到一个疯子。”莉娜,就是那个服装精品店的店员,其实也是老板。 “疯子?怎么一回事?”女朋友受了委屈,凯文当然要加以安慰关心喽! 莉娜把上午发生的事告诉了凯文,凯文听了之后哈哈大笑,“谁叫你势利眼?” “好像还是我的错。”莉娜不悦的噘起小嘴。 凯文亲亲她的小嘴,想消消她的气。 “你要替我出气。” “只不过是一个路人,又不知道是谁,我怎么替你出气。” “我知道她的名字,她叫沈凡心。” “沈凡心?”凯文楞了一下,不就是今天刚录取的秘书小姐吗? “不会是你其他的女友吧!”看凯文的反应,莉娜就知道他们是认识的。 “吃醋啊!”凯文没有马上撇清。 “被我说中了,难怪敢那么嚣张。”莉娜又翘起嘴来了。 “我今天才认识她的,刚录取的秘书小姐。”莉娜吃起醋来会吓死人的,凯文不想惹来无谓的麻烦。 “不是女朋友啊!”莉娜半信半疑,不过如果是凯文也不会不承认,“那你fire她。” “哪有刚说录取就把人家炒鱿鱼的。”凯文显然是不同意的。 “那我怒气难消怎么办?”莉娜怎么肯放过她。 “我找机会替你教训她,这样满意了吧!” “你别忘了就好。”莉娜算是暂时消气了。 凯文低头吻莉娜的唇,同时解开她的衣服,碰到了她胸前的项链,突然移开她的唇,“这条项链她出十万?” “是啊!”莉娜不明白凯文怎么突然想起。 “她还挺有眼光的。” “这条项链真的值十万?”莉娜的眼睛突然一亮。 “你以为我会送你廉价的东西吗?” 莉娜一直以为那条项链大概不值什么钱,顶多一、二万,要不是她还爱凯文,当时真想把项炼买给沈凡心呢。 大概是感动吧!莉娜这一晚特别开心,当然也就更卖力,凯文过了一个销魂的夜晚。 “让你们去接个人都办不好,要你们何用?”艾迪在办公室里拍着桌子,愤怒的骂着下属。 “说不定她根本没有回来,当然接不到人。”萝拉道。 “不可能,美国那边的人已经查过她确实上了那班飞机。”艾迪又道,“算了,都下去吧!” 等人都走了,萝拉坐到艾迪的大腿上,亲亲艾迪的脸,撒娇问道:“她那么重要吗?” “你愿意跟我过苦日子吗?”艾迪看着萝拉问道。 “干嘛这样问?”萝拉嗔道。 “有了她,我就可以完全掌控公司了。”艾迪神采奕奕的说。 “难道她有三头六臂?” “跟你一样只不过是一个女人。”只不过是一个女人?这句话听在萝拉耳里可不是滋味,正想开口抗议,艾迪已经用唇封住她的嘴了,接着抱起她走到卧室去,二个人又在床上缠绵一夜。 艾迪和凯文都是雷霆万钧的经营者,各自拥有近百分之二十的股权,二人势均力敌,谁也占不了便宜,沈钧呢?她拥有公司百分之四十的股权,所以谁能够拉拢她,谁就拥有公司的决定权,这就是为什么他们都在找沈钧的原因了。 好了,这二个男人都在温柔乡里度过,沈凡心呢?当她到达公司的那一刻,她就发现原来公司破产是一个骗局,本来应该回家的,但想起连老管家雷忠都不可靠,她倒成了无家可归的小孩了,不,是无家可归的女人,离开公司后,她流连在百货公司,闲逛了一下午,晚餐也吃了,百货公司的晚安曲都放了,去住饭店吧!看来只能这样了,明天还要到公司去做戏,总得养足精神,就这样,沈凡心在饭店度过了回国的第一个夜晚。 第二天一早,沈凡心准时出现在公司里,接受了何小姐的安排,看了一些公司简介及业务介绍,总经理还没来,执行副总倒是已经来了,和沈凡心擦身而过,何小姐向艾迪打招呼,沈凡心也跟着做,不过艾迪点点头便匆忙的走进办公室。 “他是?”沈凡心问道。 “他是公司的执行副总,和总经理的地位不相上下。” “喔!” “我再带你四处参观一下。” 何小姐也是总经理的秘书,是一个很亲切和蔼的人,大概卅出头,总经理和执行副总的年龄相仿,也是大概卅出头,这二个人到底是谁?为什么可以在公司担任要职,在美国两年不问公司的事,结果变成这样,要怪谁呢?还好公司不是真的破产,要不怎么对得起老爷子呢? “沈小姐。”凡心正在座位上看着公司的业务简介,何小姐突然叫唤她。 凡心立刻放下手边的资料回应道,“是。” “总经理请你进去。”何小姐道。 “这就来。”凡心站起身,拉了一下裙摆,便向总经理办公室走去,礼貌的敲了敲门,“请进。”听到一声低沉的声音,凡心推开门走了进去,“把门关上。”那声音又道,于是凡心把门顺手关上。 “沈小姐请坐。”说话的男子转过身来,“还习惯公司的环境吧!”凯文亲切的问着。 “这是一个非常舒适的工作环境。”凡心回答。 凯文突然盯着凡心看,实在看不出来,眼前这个沈凡心,竟然是一个出手阔绰的女人,仔细看看还倒有几番姿色的,而且对珠宝似乎挺有眼光的。 对于凯文的注视,凡心一点都不害怕,只是她不明白他为什么一直盯着她看,她并没有打扮得十分艳丽,反而是想办法让自己看起来朴实一点,他总不会是看上自己的美色吧! 昨天穿着价值不菲的套装前来应试,怎么正式来上班却换成这么朴素的衬衫和窄裙了,据莉娜的描述她应该是个富家女,可是她的气质看来又不像,倒像个小家碧玉,咦!说不定是装出来的,凯文突然站了起来绕到凡心身后。 凡心立刻转动身子面向凯文,“总经理有何吩咐?” 凯文休闲自在的落坐在一旁的沙发椅上,“请你把门锁上。”凯文有礼貌的说着。 凡心虽觉有所不妥,但仍顺从执行,她锁上办公室的门,走回到凯文面前。 凯文拍拍沙发椅,“来,来这坐下。” “总经理有什么吩咐,我站着听就好了。” “我不喜欢抬头和人说话,你过来坐下。”凯文的口气已经不似方才那么客气了,反而带点霸道的意思。 凡心只好依言在凯文的左手边坐下。 “很好,你很听话,我喜欢听话的人。” 这算是鼓励吗?凡心只有腼腆一笑,不过正如凡心所料,凯文的手已经欺上她的大腿,正往裙子内探去,凡心只得压住他的手,“总经理!”凡心一喊,凯文立刻抽出手,“有时候在应酬的时候,难免有客户会毛手毛脚,这一点你必须清楚。”难不成他现在是在做教育训练吗? “是,总经理。” 但是凯文侵犯的举动并未停止,他的左手搭上她的肩,在凡心准备逃离前,一把攫住她的左边乳房,“总经理,请自重。”碍于他的蛮力,凡心怕受到伤害,不敢稍动。 “你的胸部很丰满。 ”凯文更用右手压住凡心的手,防止她反抗,但意外的是凡心并没有下一步的反抗动作,这是默许吗?还是想反抗也没有用,干脆放弃,不管是那一种,凯文都很得意,凯文解开凡心衬衫的第一个钮扣。 “总经理,我想这不是我的工作范围吧!如果你调戏够了,请你放开我。” 凡心义正言辞的说着。 “调戏够了?如果你认为这是调戏,那又怎么会够呢?”凯文继续解着她的钮扣。 “你再不停手,我要喊救命了!”凡心威胁他。 “呵呵,你喊呐!这个办公室的隔音设备好得不得了,就算里面有炸弹爆炸外面也听不到,对了,这间办公室还防爆。”凯文的手已经将凡心的衬衫拉出窄裙外了。 “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?”凡心不解的问。 “嗯!这个问题吗?等我尝过之后,再来回答会比较中肯。” “尝?” 凯文竟然将她的胸罩往上一推,二个乳房弹了出来,凡心想遮挡,无奈凯文将她的手压的死死的,而凯文已经一口含住她的乳头,“啊!”凡心惊呼,“你别这样!” “那就这样喽!”凯文改变原来吸吮的动作,改伸出舌头轮流在凡心的二个乳头间舔舐着,谁能经的起这样的挑逗,“喜欢吗?” 凡心撇过头去,老实说她爱死这种感觉了,但是她必须矜持住。 “我们来看看你的心里是怎么想的。” 凡心心头一惊,心里怎么想的,难道他能读心,那她岂不是知道她心里其实是喜欢的。 凯文得右手直捣黄龙,探入她的裙内,“滋滋滋,都那么湿了。”凯文还刻意翻开她的内裤,沾了一点凡心所流出来的淫水在手指头上,展示在凡心面前。 “你无耻!”凡心咒骂,却掩不住脸上的羞意,满脸通红。 凯文不理会她口是心非的咒骂,突然站起身以迅雷不及耳的速度,将凡心压倒在沙发上,同时也褪下她的裙子及内裤,此刻的凡心已经近乎全裸了,除了被推在乳房上的胸罩和敞开的衬衫外,凡心胸部以下完全裸露在凯文面前。 既然都已经把她脱光了为什么不连胸罩一起帮她脱下呢?这样挤压在胸上几乎要窒息了,而他竟然仍穿戴整齐,不过凡心注意到他胯下的“宝贝”应该已经站了起来吧! 果然凯文如她所愿,动手把她身上剩下的衣物给剥除了,也开始动手解开他自己的裤头。 凡心吞咽着口水,凯文的阴茎已经涨大在她面前,凯文把阴茎放在凡心的二个乳房中间,并用手将二个乳房集中,夹住他的阴茎,让他在其中抽动,凡心从来没有体会过这种感觉,好奇特的感觉,凯文托着乳房的手开始以拇指揉着她的乳头,乳头是凡心最敏感的地方,凡心开始不由自主的呻吟着,“啊!~喔!~你饶了我吧!” “我才要开始呢!”凯文突然将阴茎移开她的乳房,一阵空虚突然自凡心胸口漫开,但随即因为凯口手指的侵入而填补,凯文以口代替手指继续刺激凡心的乳头,而将手指慢慢插入凡心的密穴中,他小心翼翼,动作轻柔,说不定这个女人还是个处子呢? 果然凯文很快得到了证实,在手指前进的过程中,凡心断断续续的喊着痛,而他则碰触到了密穴内的一层有弹性的东西──处女膜,凯文得意的笑了,“原来你还是处女。” 凡心没有理会他,因为他的手指还在她的体内翻搅着,不过她将他方才得意的神情收入眼底。 凡心的阴道口,因为凯文的刺激,淫水不断涌出,凯文认为她已经准备好了,抽出手指,他准备以最真实的男性象征给凡心一个难忘的初夜,虽然现在是白天。凯文的阴茎已经来到洞口,“好好享受喔!”凯文摸了凡心的脸颊一把,那是刚刚深入凡心密穴内的手,可想而知,那上头必定沾满了液体,凯文是故意抹在她脸上的,凯文已经准备要冲刺了。 “哔──哔──哔──。”一阵坏人好事的电话声响起,凯文原是不想理会的,但是电话铃声已经扰乱他的兴致。 凯文离开了凡心的身体,“浴室在那边,去洗洗吧!改天再继续。”凯文好心的指点凡心浴室的方向,便起身接起电话。 凡心也觉得有些失望,不过也许是命运吧!凯文不会是她的第一个男人了,凡心噙着一抹耐人寻味的笑容,拾起散落在地上的衣服走向浴室,当她冲洗好,穿好衣服走出浴室时,办公室里已经空无一人了。 第三章酒吧里的纯情女子 这间酒吧!是凡心意外经过的,更意外的是她看见雷霆万钧的执行副总──艾迪进入酒吧!本来凡心是没有意思进去的,不过她看到那张冷俊的脸庞上好像有一丝落寞,于是她决定走进这家酒吧! 一进酒吧,凡心挑了一个角落的位子落座,随便的点了一杯调酒。 仔细看艾迪的眉宇之间,似乎和凯文有几分相似,说不定他们俩是兄弟也不一定,她回国后还没有仔细调查他们的底细,两个年轻人竟然能在雷霆万钧里担任要职,那那个老小子在干什么?老爷子交付给他的任务,当作耳边风了吗?还是雷霆万钧真的破产,庞大产业拱手让人了。 “这位小姐,我们认识吗?”一个陌生的声音惊醒了沉思中的凡心。 “啊!”凡心定神一看原来是艾迪在问她话。 “你一直看着我,认识我吗?还是想要搭讪?”艾迪暧昧的笑着。 凡心先只是偷瞄他,谁知一想起事来,忘了移开眼神,竟然糗得被人发现,早知这不是好地方,至少不是她该来的地方。 “嗯?不回答?”艾迪见她没反应,挑起眉问道。 “先生认识我吗?”凡心反问他,他们是见过,凡心认得他,可他却记不起她了,是了,大老板怎么会记得一个刚进公司的小职员呢? “我该认识你吗?”艾迪觉得她的问话很诡异,现在变成是他在向她搭讪了。 “既然不该,又何必多问呢?”凡心将脸移开,冷淡回答。 有趣了,第一次有女人敢这样拒绝他,他本意不是来搭讪的,现在非搭上她不可。 “一个人来这,有心事?”艾迪在凡心身旁的座椅坐下。 “我有没有心事好像与你无关。 ”凡心不看他自顾自的说着。 “你勾起我的兴趣,现在又不理我,是一种手段吗?”艾迪直接戳破她的诡计,他的心情遭透了,算她倒楣遇到现在的他,艾迪心里想着。 “先生,我没兴趣和你拌嘴。”凡心撇过头来和他说话,她也明白像他这种心高气傲的人,越不理他,他越以为你对他有企图。 “我也没兴趣和你拌嘴,我有兴趣的是和你…”艾迪露出一抹兴味的笑容,“亲嘴。”尾音消失在凡心的嘴里,艾迪亲了凡心,他狂放的在凡心口里翻搅,一寸寸的勾引凡心的丁香小舌。 难道世道变了吗?总经理公然在办公室里调戏女秘书,执行副总在酒吧里和陌生人接吻,接下来他要做什么,在这里强暴她吗?凡心一度怀疑这两个人是不是从酒店里请来的高级男公关啊! 虽然觉得艾迪的行为异于常人,但是对于他熟练的接吻技巧,凡心渐渐地沉醉其中,凡心放松自己任由他的导引,放任自己的舌头与之纠缠,艾迪得到了默许,更加放肆缠着她的舌头,但是这已经不能满足他了,男性的欲望一但被挑起,就必须得到解放,艾迪的唇舌离开了凡心的唇,渐渐地下滑到她的脖子,她的肩,当艾迪沉沦下去之后,凡心却突然警醒,“你在干什么?” “你不是很享受吗?为什么要停下来。”艾迪继续哄她,不想被打断。 凡心推开他,“是我一时失态,但仅此而已。”凡心起身欲离开,艾迪自然不肯放她走,一把狠狠的捞回她,凡心跌撞在他怀里,艾迪再次攫住她的唇,但这回他失策了,凡心非但没有被迷惑,反而咬了他一口,凡心趁隙逃出他的怀抱,却在临出门前又被捉了回来。 这间酒吧不是没有客人,而是大家看惯这幕剧情了,同样的男主角,只是女主角不停的变换罢了,更明确的说法是,大家爱看这出“霸王硬上弓”的剧码,一日不看就觉得不舒坦,不过这出剧也像八点档电视连续剧一样,周休二日。 凡心抵不过艾迪的蛮力,被艾迪硬是拖到角落的沙发座位上,奇怪的是凡心并不打算呼救,他要看看这个男人到底敢在公众场所强奸她吗?但是凡心没有呼救的举动,却让艾迪认定她也是放荡的女子,更加毫不犹豫地扯开她的衬衫。 一个缝的不是很结实的钮扣滚落到地上去,也许不该怪罪钮扣缝得不结实,而是艾迪太粗鲁了,艾迪粗鲁的脱掉凡心的胸罩,使得她雪白的丰胸弹了出来,不过艾迪始终是挡在女人的身前的,就算他夜夜在此玩弄女人,也替这些女人保留最后的尊严,观看这出戏的人能欣赏的也不过是女人呻吟的声音,偶尔夹杂着男性的低吼沉吟,不过光是这种刺激就已经值回票价了。 艾迪将凡心的乳头含入口中,肆意的吸吮着,他一只手搂住凡心的肩膀,另一只手则伸向凡心的裙底下,此刻艾迪的手已经翻开凡心的内裤,向密穴中探入了,异物的进入让凡心的第一声呻吟传出,“啊!~你住手。”凡心开始挣扎起来。 艾迪的唇不甘心的放开乳头,“现在才反抗是不是太慢了。”艾迪取笑着她的反应迟钝,或是故做矜持。 “你放开我吧!”凡心再次求饶。 艾迪不理会她的惺惺作态,将她的乳头重新含入口中,这回她不是吸吮,而是更为强烈的啃吃着,“啊!~”这种感觉有别于凡心平日用手指取代嘴巴所带来的强烈刺激,让她已经陷入一种兴奋的状态,可是此时艾迪却突然抽出手指,同时也放开她的乳头。 他想干什么?凡心一个念头闪过,只见艾迪捡起被他丢在一旁的胸罩,塞入她的怀里,并替她拉紧衬衫,以免春光外泄,接着艾迪横抱她,快速的步出酒吧,留下一脸愕然的观众们。 艾迪突来的举动,令凡心感到诧异,但也格外的松了口气,她当真以为她就要在酒吧里失身了,“你要去哪里?”凡心这么问时已经得到答案,因为他们已经身在停车场,艾迪用遥控器开了车门,他将凡心安放在驾驶座旁后,便绕过车身进入驾驶座,“系好安全带。”艾迪叮咛一声。 他真是好国民,还知道要系安全带,凡心乖乖的系上安全带,也幸好她系上安全带了,因为艾迪以时速二百速度将车子飙上马路,天哪!不会因为她的表现不佳,害他想不开吧!她已经死过一次,不想再死一次了,老天爷千万别跟她开玩笑。 艾迪的目的地是海边,开着车跳海自尽,当然不是,而是要完成自己许下的承诺,一个浪漫的誓言,他这一生玩过许多女人,但是这其中是处女的寥寥无几,严格说起来,凡心算是第三个。 这跟到海边有什么关系?关系大了,艾迪喜欢在海边做爱,尤其是处女,他一定要和处女在海边做爱,就在刚才他的手指进入凡心的密穴时,他发现了凡心是处女的事实,凡心这回还没有机会玩味艾迪发现她是处女的表情时,已经被艾迪一连串的举动,搞的莫名其妙了。 车子终于停了,在海边的一栋别墅前停了下来,“把衣服脱了。”艾迪命令凡心,但是这命令听起来却格外的温柔。 “为什么?”凡心还是问了个白痴问题。 “因为我也脱了。”艾迪的确已经动手在脱衣服了,艾迪见她没动作,“还是你喜欢我帮你脱衣服。”艾迪一脸暧昧的说着。 看来不脱是不行了,谁怕谁啊!脱就脱吧!她的身材不是自夸,34d、23、35,算是十分标准的了,她在想什么呀!这又不是在选美,很有可能她会被强暴耶!不是有可能是一定,艾迪已经一丝不挂的走出车外了,他绕到另一边的车门替凡心打开了车门,“真要我服务吗?”艾迪问道。 “不用。”凡心的声音有些颤抖,但却乖乖的自己脱了衣裤,在艾迪的注视下走出车外。 艾迪向海边走去,“过来。”他灿烂的笑着,并向凡心招手,凡心只好三步做二步的跑过去,一到艾迪身边,艾迪就搂住她,并给她一个法式亲吻,“喜欢这里吗?”他柔声的问着。 “喜欢。”突然间,凡心感觉她和艾迪就像是一对爱侣,赤裸的漫步在沙滩上的亚当和夏娃,艾迪牵起她的手,嫁给我吧!这是凡心幻想的,很多很多年前,在凡心还是少女的时候,就期盼着有一天她的白马王子在沙滩上向她求婚,只是这个梦想始终没有完成。 艾迪突然停下脚步,将凡心转向自己,“把你给我?”艾迪竟然询问她,他不是要强暴她吗?凡心的思绪终于回到刚才。